散文诗《自画像柴门映雪 》

原创 柴门映雪  2018-12-06 15:53:17  阅读 979 次 评论 2 条

360截图20181206155426514.jpg

1、静。白色的羽毛铺满大地。时光是婷婷的处子,立在额头。思想的柴随意的开启,其实关合也是透光的栅栏。
    谁是过去,谁是未来。现实与梦幻的双手捏我为盛酒的杯。
    伫立。神谕般肃穆。我只要这样的简单。变色的面具,世俗的枷锁,透支了黑发中的主角。
    快让灵魂裸奔吧!
    这白色的圣洁把一切肮脏与丑陋踩在脚下。让我与雪莲为伍,只负责美丽。
    梦从未如此的轻盈。
    
    2、很多时候,柴门与贫穷深交。我只想皈依乡间。
    我可爱的小麦胞弟呀,正盖着棉被,神色自若。
    炊烟笔直的从雪地上站起来。温情脉脉。母亲的企盼。
    炊烟是转世的白云,正在回宫。
    
    3、柴门闻犬吠。
    风雪夜归人。
    谁背负漂浮?谁与严寒为伍?
    谁在嬉笑的人群中,突然感到寂寞。
    一种从骨缝中渗出的寂寞,比严寒更冷。
    
    4、现代文明乘黑色的轿车从眼前闪过。
    溅我一身泥水。泥水是脚底的汗水。
    我依然抗着铁锹,拐上城市的盲道。
    父亲手上的茧,扶着鼾声,在雪地上格外醒目。

(本文大约写于2005.今收录)

本文地址:http://cmyx.net/post/14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柴门映雪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评论列表

  1. 访客
    访客  @回复

    柴门映雪老师,拜读了老师您的散文作,文写得太美了,文笔功底非常超然,词华赡典,赞了老师优雅的笔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