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诗《唢呐声声 》

原创 柴门映雪  2018-12-07 09:09:04  阅读 770 次 评论 0 条

timg (7).jpg

 

      唢呐再次响起。高一声、低一声、长一声、短一声,从塬的腰肢上荡过。风的翅膀驮了金属的重量。于是金灿灿的玉米挂在了屋檐下。于是冬小麦大大方方的从泥土中拱出了脸颊。
      唢呐声声。高举的招魂幡,十一月的高原,孤单的翅影。超度的亡灵,在一生的土地上最后一次款款而行。一身孝衣的人们,排着队伍。白色的晃动,托着黄昏长长的影子。
      跪在凉飕飕的泥土上,我们送九十高寿奶奶去泥土的腹地休息。闻鸡起床的奶奶,在等最后一粒粮食割到晒场,平静地说了声,我要走了。
      唢呐哽咽。父亲突然嗓音嘶哑。时间的漏斗啊,我的双肩如何担这传过来的挑子?

      时间无语。唢呐依旧声声。唢呐用司空见惯的平静,看着一铁锹一铁锹的土撒下,看着成片跪缩着的孝子,看着平地上堆起的圆。顷刻间烟飞灰灭,奶奶追随思念了四十的爷爷去了。

      吹鼓手急急地收拾道具。明天是黄道吉日,他们要赶回去为新人祝福。

     啊,唢呐!响彻高原的唢呐!我将在太阳升起的东方,再次领听欢快的梵音。冬小麦在寒冷来临之前,根系急急得走向土壤……

(本文写于2006年,今收录) 

本文地址:http://cmyx.net/post/22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柴门映雪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